黜龙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苦海行(10)(1 / 2)

天才一秒记住【麒麟小说网】地址:http://ubtechedu.com

张行很难说清楚自己是怎么一个情绪,到底是在嘲讽还是怜悯,又或者是单纯的可惜……甚至进一步想,他一个靠制冰维生的北荒张老三也没啥资格对一个名门族长兼大宗师指指点点的,人家一辈子够精彩了。

但是,他对这位同姓的大宗师抱有足以在心中发出慨叹的情绪,也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原因嘛,再明显不过——这位张姓大宗师走的路太正了,甭管是误打误撞还是对所谓虚无缥缈的天意有所感应,这位早年执戈而战、中年弃武从文、晚年开创基业的大宗师都选择了一条所有大宗师中最宽阔,最有前景的道路。

比较两个世界就知道,这个世界的的确确缺一个有教无类旳万世师表嘛。

你甭管青帝爷懵懵懂懂分走了多少此类功德,就算是退一万步讲,你生在这个世族门阀往庶族寒门过度的时代,只要摆脱了张氏的藩篱,走出去,捏住了一个有教无类,将修行与文化的普及推到一个程度,无论如何都有一个青帝爷或者白帝爷旁边的神位等着吧?

更遑论,这個世界真的缺一个总揽百家、合并文武的万世师表。

你总结一下、整理一下,然后三千大成子弟广布天下,至尊也不是不敢想好不好?

但事实上就是,这位大宗师终究还是被宗族,被出身,被乡梓,被地域给束缚住了,没有踏出去那一步,以至于明明金光大道就在脚下,可还是迷迷瞪瞪错过去了。

六百人里,首先两百多张姓子弟太多了点;

其次,一百多寒门庶族里,肯定也是所谓有头有脸的寒门居多;

最后,无论世庶,肯定河东或者说因大晋起家地而得名的晋地子弟多些,不可能越过这年头狭隘的地域观念。

只能说,“远张”、“远张”……连闻喜一县都不能出,又何谈远呢?

当然,事情总能反过来说,如果不能先知先觉,想要踏出那一步,又何其难呢?

使我有洛阳二顷田,何以佩六国相印?

怪不得需要乱世,乃至于大争之世,才会出现打破藩篱,化身为龙,证位至尊的机会……一方面可能跟天地元气有说法,另一方面怕就是乱世会逼得人打破常规,不得不行开创之事。

张行五味杂陈,却没有作死谏言,他安安静静的在山上休息了几日,除了写信给白有思和东都分别汇报刘文周的相关事宜外,就是跟着这些学生多认识了几本书、见识了一点东西。等到过了几日,庞大的西巡队伍自汾水下游传来动静后,那位据说是白横秋老爷子故交的张世静,终于也迫不及待,主动催促张行等人动身。

张老三一个制冰的,如何敢多说?便反过来催促有些不情愿的金吾卫与两位公公以及周行范,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当日晚上,一行人抵达闻喜最北部的张氏祖宅所在的张槐村,就地住下。第二日,张行本想去就地考察一下那快二十丈高、寻常房子粗细的大槐树,做下研究,结果张世静官迷心窍,催促不停,硬生生又把事情搅黄,也是让人无奈。

最终,队伍在九月初八这日便抵达临汾,然后在十日就与西巡队伍重新汇合。

而张世静也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官职——汾阳宫副使。

这位名门子弟,大宗师推荐,宰执故交,已经五六十岁的半老头子,成为了幸进之人王代积的副手,区区六品,跟寻常黑绶一个品级,差点没让张行笑出声来。

当然了,张世静的事情就是一个插曲。

可能是知道还有三个多月的出巡生活,属于惹不过也躲不过的那种,张行早早放弃了在队伍里出风头,转而给自己添加了一点新的乐趣,他开始在研习《易筋经》之余探究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所以,早在三一正教起来之前,巫、妖、人三族便可以通婚?”九月中旬后段,队伍抵达太原,稍作歇息,而甫一寻得住处,张行便开始了例行的通识课学习。“能生孩子?”

“绝对可以。”灯火下,李定有些烦躁的回答道,这几天他都快被对方烦死了。

主要是张三这厮最近问的都特别极端。

要么是那种任何一个有知识储备的人都能回答的废话问题,要么是神仙来了也回答不了的问题,但偏偏每一个问题这厮都能反复较真,非要求证,非要举例,非要看数据……说什么治学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云云。

弄得李四郎脑瓜子嗡嗡的。

秦宝和周行范其实也觉得张三哥有点过了头,但普遍性不敢像李定这么把情绪露在外面。

至于白有思,沿途完美躲过,今天安顿在太原后难得过来,倒是显得饶有兴致。

“能举个例子吗?”张行恳切来问。

“我想想……”李定欲言又止,居然一时想不起来。

“钱毅和郦月。”坐在外面栏杆上喝酒的白有思脱口而对。“莫忘了,钱毅出身河朔,挨着毒沙漠,是人族和巫族混血;而郦月虽然是号称妖族正统的东楚女主,却也只是妖族血统最多而已。”

“所以,人巫妖没有任何生殖隔离,更像是一点细微的人种差异。”张行认真继续,同时继续发散。“可若是这么说,人族和巫妖两族之间差异到底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只是肤色、眼眸色、发色做区分?”

“不是。”李定认命式的叹了口气,放下茶杯认真来答。“最明显的区分其实是在修行和体质上……妖族体质很差,但修行前段异常容易,很多有宗族传承的妖族生下来说不得就已经是筑基之体,很轻松就能到通脉后段,但从奇经八脉中的任督二脉开始,便陡然变得艰难起来,以至于妖族内部自称任督二脉为天关;与之相比,巫族修行入门极难,但即便是不修行,他们的普通人只要日常锻炼,都足以相当正脉阶段的人族壮汉。”

张行恍然,便低头做笔记,写完之后,一抬头正看到跟小周玩“象棋”的秦宝在对面椅子上盯着自己,不由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秦宝见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主动解释。“其实……都蒙……红山人,虽然是人族,却更像是巫族。”

“什么意思?”张行听到那个名字,心中微微一颤,然后立即压住,转而追问。

“红山人受赤帝娘娘血气与离蛇肉身形成的血泉影响,天生血气壮、身形魁梧,但修行开端极难……”白有思在屋子外面再度插嘴道。“本质上就是巫族的样子。反倒是现在的巫族,因为跟人族通婚太多,一过毒漠和苦海就被同化,未必有红山人更像是巫族。”

“我懂了。”张行恍然一时。“本质和名义……所以巫族一开始是受了某位大能的影响?”

“主要是三位真龙。”李定认真以对。“三条互不相干的真龙,这也是巫族三部一直很难真正统一的根本缘故……”

“那么妖族,我猜一下,更多的是受天地元气本身影响而诞生的种族?”张行稍作思索,触类旁通。“而人族最为平庸,或者平等,反而没有任何依托,只能靠自身繁衍和修行……最后反而后劲绵长。”

“这倒是挺有道理的。”白有思在外面应声道。“妖族之所以称为妖族,就是取自突出寻常之意……一直到现在,都还将偶尔感天地真气生出灵异的野兽称之为妖,便是这个意思了。”

“果然有活生生的妖兽吗?”张行大为震动。“长什么样子,有没有捕获?”

“当然有。”白有思无语至极。“你难道没见过?”

相关小说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 都市 / 连载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
肥茄子
他十年戎马,百万信徒。战死那天,拉警报,降半旗,举国哀痛。张若愚看了眼电视里被国丧厚葬的自己,回头冲强势逼婚的冰山未婚妻说:想嫁给我?必须约法三章。 第一,不能对我日久生情。 第二,可以同房,但不同床。 第三,不能妨碍我寻找真爱,如东窗事发,掩护我。
65万字12小时前
武夫 修真 / 连载
武夫
平生未知寒
人间万里,妖邪遍地,人命如草芥,众生如猪狗。……生在这个大梁朝, 你怕吗?不怕。为什么?人间有妖,我有刀。
148万字17天前
诡异入侵 玄幻 / 连载
诡异入侵
犁天
当世界揭开它神秘的一角,恐怖随之溢出,诡异成了日常旋律。睡梦中听到呼唤别轻易应答,夜深人静时尽量不要窥镜,出入电梯最好避免落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瞬间将要面对怎样的惊险。世界忽然间变得危险无比,聪明人都稳健地苟着。江跃开局连一条狗都没有,却阴差阳错踏上了逆行者的征程。
284万字58分钟前
永生,爱及时空的秘密 网游 / 连载
永生,爱及时空的秘密
飞猪飞啊飞
未来的世界,会有猝不及防的永生,永恒不变的爱,颠覆三观的时空秘密。
9万字1个月前
刺客与大小姐的旅行 科幻 / 连载
刺客与大小姐的旅行
二火三水
水之王国第一神秘的刺客,多年来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天灾战役之后,视野中失去了她惊鸿一瞥的金发身影……梦境如幻影般破碎,手中徒留一颗宝石。茫茫之中,少年接到的最后一个任务?无面守卫、血族、鱼头人、沙虫,怪物如潮水般而来。跨越王国,渡过迷雾群岛,飞向浮空岛屿,到达腐蚀森林。直面矮人的火炮,精灵的木箭头,蜥蜴人的血肉魔法。无垠之人该何去何从,只为再度牵起她的手……跨越冒险奇境!大小姐,请和我一起旅
36万字8天前
钓鱼佬德鲁伊在异界 科幻 / 连载
钓鱼佬德鲁伊在异界
无境界
罗博穿越不到十二小时,就赶上了超凡成人礼。阴差阳错,他成了三位一体德鲁伊。可作为一个现代都市人,打生打死的超凡职业者模式,他不专业呀。还好,他有鱼盆,可以钓宝。用什么饵,钓什么宝,超凡钓鱼佬的美好生活在招手。探秘、寻宝、斗法、掠财、去吧去吧,去抢夺那条金腰带吧!我只想悠闲的树下品茶,井中钓万物。
18万字1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