黜龙

第一百五十二章 苦海行(19)(7k2合1)(1 / 2)

天才一秒记住【麒麟小说网】地址:http://ubtechedu.com

张行最终接受了陈凌的贿赂,两个金锥,一个转手给了秦宝,一个让他转赠给罗信,然后喊了北衙的熟人,找到了余公公,让后者轻易领着陈凌进去表忠心了。

当然了,张行也从容入内,寻到了有些憔悴旳牛督公,缴了令。

牛督公没多说什么,只让张行自去歇息。

然而,张行转出牛督公所居厢房,来到最外围伏龙卫和金吾卫混居的大通铺处,却惊愕发现,这里已经变天了。

“怎么回事?”

张行诧异来问。

“昨日幽州总管府只是来了十几个有品级的军将,可今日,晋地这边,据说有一个算一个,过五品的文武都来了,下面七品以上的随员不下上百。”浑身脏腻腻的金吾卫队将丁全双目无神,大约描述。“人一多,伏龙卫他们还忌讳点,可必然没有我们金吾卫的立足之地了……我们一群大头兵,无论如何也没法跟一群中郎将、郡丞、郡守抢地方吧?有走廊躺就不错了。”

张行沉默片刻:“为什么来这么全,这么急?河北那边也没这么夸张吧?”

“据说是之前是齐王殿下在太原,那些晋地的人全都奉着齐王殿下名号聚集和救驾的,现在云内解围了,这些人怕起误会,自然要蜂拥过来表忠心。”丁全脱口而对。“但圣人又没法全都一个个见,牛督公也只能将这些大人物全都安排在这里。”

张行只能点点头:“阁下委实辛苦了。”

张三郎这不是敷衍,而是真觉得对方辛苦——如果不是这小二十天的围城艰苦至极,如果不是在这二十天内遭了大罪,那以对方平日的钻营小心,是绝不会将什么齐王殿下之类的话直接说出来的。

事实上,不只是丁全一人,张行入得城来,沿途所见,城内的这些内官、宫人、近侍,都明显有些回不过神来……很明显,都蓝可汗这一遭可不只是让某位毛人圣人身心受到了永久性伤害,其他人也都要对这次出巡与围城终生难忘的。

“张常检。”另一边,眼看着张行要走,丁全犹豫了一下,难得主动来问。“我们还有几个人之前病了,早早被扔到了郡府外面,你在外面援军那里说得上话,能不能把他们带到城外寻个营寨休养?”

“当然没问题。”张行自然满口答应。“你将人送到南城门内,我在那里等你。”

丁全大喜过来,甚至来不及说几句场面话,便匆匆而去。

这一边,张行也不再犹豫,他找到伏龙卫中另一名冷脸黑绶,外加秦宝,一起交代了一二,只将城内的事物交与二人,然后也寻到了几个身体不适的伏龙卫,让小周带几个人护送着,便再度离开了满是人的郡府,乃是准备趁着城内乱作一团,没人管他的空隙,出城到营中过夜。

没办法,城里面,尤其是郡府这里,味太冲了。

而走出郡府,时间也已经来到傍晚,城内的空气干燥而寒冷,而且臭味、腥味、灰尘混杂,伴随着嘈杂的人声、马蹄声、甲胄摩擦声,产生了一种让人上头的眩晕感。

张行入城时带着点东西全都分完了,如今只是牵着马往南行走,准备出城回到自己那个民夫营,结果走到半路上便昏昏沉沉起来,直到他忽然又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这才如梦方醒,然后四下去看。

小周立即意识到什么,先一步循声去找,很快就在一片断墙根下找到了哭声来源……和之前突围时主动替秦宝处置事情不同,这一次张行没有上前……一来身上没别的东西,东西都在营寨里呢;二来,他觉得这种事情,反而是小周一个人更适合处置。

果然,片刻后小周便折返回来,低声汇报:“天冷,房子被拆了,孩子太小受不了……我找旁边中垒军的军官,大约攀了点关系,然后花钱买了套被褥和一些木柴,还有一些小米。”

张行点点头,不再多问……小周处置的其实非常不错。

除此之外,也是真的没多余办法,因为如今整个城市都是这般糟糕,为了守城,很多老百姓的房子都被拆成白地,木材用来取暖,砖石用来填修城防……当然了,士卒和宫人的情况也很糟糕,圣人和他的嫔妃、皇子、公主们同样很糟糕,大家都糟糕,只不过因为有老百姓在,其他人永远不可能是处境最糟糕的那群人罢了。

小小插曲过去,张行继续南走,来到南门内的约定地点,可能是因为路上刚刚稍微耽搁了一下,所以丁全已经抵达,除此之外,还有七八名病号与一个李定。

“李四郎也病了吗?”看到此人,张行倒是精神一振,依旧促狭。

“不要取笑。”李定拢手严肃而对。“我这是憋坏了,你从外面来,肯定不缺柴火跟新鲜粮食……指望着王代积那厮把他支援的东西立即发下来,不如指望天上下饼子……我随你去城外歇一晚,喘口气,看看有没有新鲜肉吃,馋死我了。”

张行摇了摇头,并未过度取笑。

就这样,丁全无奈折返,剩下一行人则来到南城外的营寨里,安顿好了病号,燃上篝火……随即,张行又唤来一众怀戎民夫的首领,挨个与他们做了询问,处理完这些杂事后,方才得了空闲,抱起一个木匣子,与李定去篝火旁烤火闲坐,顺便吃些喝些东西。

打开木匣子,不是别的,是冒着寒气的猪肉肉皮,一叠叠的,放在匣子里。

“那群民夫不愿意走?”

李定立即扔下自己在啃的饼子,然后用木刺穿过猪肉皮,开始在火上烧烤,油水渍出滴落木柴之上,香气扑鼻,引得这位兵部驾部员外郎目不转睛,却也不耽误他一心多用,问到了刚刚民夫的事情。

“六七十伙人,六七十个首领,有的是小地主小豪强,有的是帮派混混,有的是宗族长老,还有的是怀戎大户高氏的家奴、家仆,甚至还有县吏……”张行坐了下来,从小周手中接过东西,也开始烤自己的猪皮。“不是人人想法都一样的。”

“那到底多少人听你张三郎的劝准备走?”李定依然将注意力摆在猪皮上。

“四五十人。”张行开始盯着自己的猪皮发呆。

“这么多?”李定终于将目光从猪皮上挪开了片刻。“你这几日,很得他们信任?你看,还知道给你送肉?”

“都是同行衬托。”张行有一说一。

“我猜猜,是县吏跟小豪强、小地主留下的多?”李定若有所思。

“不是。”张行当场摇头。“反倒是帮会混混跟一些高氏的家奴留的居多……县吏、豪强、宗族长老,大部分都还是听我话的,准备明日一早带着干粮偷偷启程离开。”

“为什么?”李定诧异一时。

“因为幽州属于河北,那里的基层核心或许不大敢信圣人会如何如何,但却知道大魏朝廷是不值得信任的,所以跟些许功劳相比,他们都更愿意避避风险……而家奴、帮派混混什么的,则是有迫切需求,对于家奴来说,只要能开释奴籍,别的无所谓,帮派混混们只要能换个官身,也什么都愿意做。”张行一气说完,开始尝试啃猪皮,顺便含糊不清的提醒了对方一句。“快焦了……”

李定醒悟过来,赶紧将自己的猪皮从火旁取回,狠狠一咬,然后不顾滚烫的触感,复又狠狠嚼了起来。

花了好大力气,才将一口猪皮艰难咽下,这李四郎却又一声叹气,将木刺扔入火堆,激荡起了一点零散火星:

“不错,不错,那是河北,不像晋地这里,还对朝廷信任有加……”

“不过留下的这些人应该能成。”张行想了一想,重新穿了一块猪皮,继续来烤。“大规模赦免罪人本就是围城一开始时的言语,没理由在这等事上再打折扣,何况的确有功……倒是城内那个样子,还有城外被扫荡的这么多城镇乡村,只是免一年税赋,怕是有些难安人心。”

“便是说免三年,也没用,反倒是免一年最实在。”李定冷笑道。“因为真正有用就这一年。一年后,朝廷还能不能控制马邑的局势都不好说……城镇一空,很多人拖家带口都被都蓝提前送到毒漠后面去了,便是幽州那边的骑兵跟上去在苦海边上追回来一些,也不足以填充本地……接下来马邑和雁门北半截必然是许多边地部落的地盘,强人林立,也不知道朝廷能给王仁恭留多少人镇压着……这么一想,太原以北都好不了,说不定还会扩散起来。”

张行想了一想,一声叹气……若非如此,他当日为何劝那两个妇女一旦回家发现男人没回来,就立即南下呢?

这么想着,他却是将手中烤了一半的猪皮递给了对方。

“张三郎也忧国忧民?”李定接过猪皮,咬了一口,发现半生,便继续来烤。“其实要我说,这些被掳走的人,也就是一开始有些艰难,真要是熬过去了,在都蓝那里,怕是也没差……”

“国不知有民,则民不知有国。”张行瞥了眼好奇来听的小周,从后者手里接过又一块猪皮,没有半点顾忌。“所以,我只忧民,不忧国……”

“你倒是看开了。”李定似笑非笑。“可为什么还是出去了?”

“若不是秦宝自作主张,忧心他出事,我一定与你一起在城内赏月。”说着,张行一手烤肉皮,一手指天,却又醒悟,此时月初,双月皆隐,哪来的月。

“其实单说舒坦,出去反而是福气。”李定略显醒悟,同时收起笑意,严肃起来。“这些天城内委实艰难……我晓得围城艰难,却不料如此艰难,上上下下都好像被掐住脖子一般,便是城防严谨,可闷都能闷死人,明明没有时疫,可一个偶感风寒,却能将多少修为之士给弄倒……可见,古之名将,不光是要熟读兵书、学习后勤,还都得在真正的上历练起来才行。”

“这是废话,自古以来,人才本就多是历练出来的。”张行摇头不止。“时势造英雄,英雄促时事……”

“时势也能造荒悖可笑之徒,而荒悖可笑之徒亦可促时事。”李定原本要去吃猪皮,闻言后却忽然作色。“你信也不信?”

“我信。”张行坦诚以对。“但时也势也,这次出去,我就经常想,今日之官明日之贼,今日英雄明日小人,今日庸俗明日豪杰,时局一当有变,就未必是那会事了……就好像上次在关西,咱们说司马相公时,我似乎就曾经跟你说过,我一直觉得,朝中这些所谓庸俗之徒,包括今日正在城内丑态毕露之辈,未必是无能之人,未必不能做忠臣良将……只是这个体制,这个局势,这个朝廷,这个首脑,所以如此。”

李定沉默了下来……隔了许久,方才狠狠咬下了已经烤的半焦的猪皮:“你说的有道理!”

“要这么说的话,如果时局有变,张三哥会是什么人物呢?”就在这时,一直认真听讲的好孩子周行范又一次没有忍住。

猪皮快考好的张行立即含笑来答:“说不定会去画画,或者写小说。”

“你家张三哥,若生治世,必为国之能臣。”李定咽下第二块猪皮,冷笑接口。“这个说法,你应该早就知道吧?”

“那是自然。”小周昂然笑道。“自随张三哥第一次入靖安台,便从曹中丞那里听得类似言语,其他人也都说三哥迟早要入南衙,称量天下,制定规矩。”

相关小说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 都市 / 连载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
肥茄子
他十年戎马,百万信徒。战死那天,拉警报,降半旗,举国哀痛。张若愚看了眼电视里被国丧厚葬的自己,回头冲强势逼婚的冰山未婚妻说:想嫁给我?必须约法三章。 第一,不能对我日久生情。 第二,可以同房,但不同床。 第三,不能妨碍我寻找真爱,如东窗事发,掩护我。
65万字1小时前
武夫 修真 / 连载
武夫
平生未知寒
人间万里,妖邪遍地,人命如草芥,众生如猪狗。……生在这个大梁朝, 你怕吗?不怕。为什么?人间有妖,我有刀。
148万字19天前
诡异入侵 玄幻 / 连载
诡异入侵
犁天
当世界揭开它神秘的一角,恐怖随之溢出,诡异成了日常旋律。睡梦中听到呼唤别轻易应答,夜深人静时尽量不要窥镜,出入电梯最好避免落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瞬间将要面对怎样的惊险。世界忽然间变得危险无比,聪明人都稳健地苟着。江跃开局连一条狗都没有,却阴差阳错踏上了逆行者的征程。
285万字18小时前
永生,爱及时空的秘密 网游 / 连载
永生,爱及时空的秘密
飞猪飞啊飞
未来的世界,会有猝不及防的永生,永恒不变的爱,颠覆三观的时空秘密。
9万字1个月前
刺客与大小姐的旅行 科幻 / 连载
刺客与大小姐的旅行
二火三水
水之王国第一神秘的刺客,多年来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天灾战役之后,视野中失去了她惊鸿一瞥的金发身影……梦境如幻影般破碎,手中徒留一颗宝石。茫茫之中,少年接到的最后一个任务?无面守卫、血族、鱼头人、沙虫,怪物如潮水般而来。跨越王国,渡过迷雾群岛,飞向浮空岛屿,到达腐蚀森林。直面矮人的火炮,精灵的木箭头,蜥蜴人的血肉魔法。无垠之人该何去何从,只为再度牵起她的手……跨越冒险奇境!大小姐,请和我一起旅
36万字10天前
钓鱼佬德鲁伊在异界 科幻 / 连载
钓鱼佬德鲁伊在异界
无境界
罗博穿越不到十二小时,就赶上了超凡成人礼。阴差阳错,他成了三位一体德鲁伊。可作为一个现代都市人,打生打死的超凡职业者模式,他不专业呀。还好,他有鱼盆,可以钓宝。用什么饵,钓什么宝,超凡钓鱼佬的美好生活在招手。探秘、寻宝、斗法、掠财、去吧去吧,去抢夺那条金腰带吧!我只想悠闲的树下品茶,井中钓万物。
18万字18天前